海南新闻网

四部委为何把债转股作为今年企业去杠杆的重点

?

为什么四个部门将债转股作为今年企业杠杆的焦点?

3d4b-iaqfzyv4110769.jpg

[“宏观笔记”是连迅证券高级宏观研究员张德利在界面新闻中开设的专栏,分析宏观经济形势]

7月29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和银监会联合发布《2019年降低企业杠杆率工作要点》,共四章二十一。第一章是“加大推进市场化法治,债转股增值升级”的工作,其中11篇,占一半以上。毫无疑问,促进债转股将成为2019年企业去杠杆化的焦点。

在正式分析之前,引入了“杠杆”一词。一般而言,企业杠杆率实际上是宏观杠杆比率,即企业部门债务与名义GDP的比率。相反的是微杠杆比率,即公司部门的资产负债率,即公司债务与总资产的比率。

宏观和微观杠杆可以通过简单的公式转换联系起来。根据定义,公司的宏观杠杆比率=公司部门债务/名义GDP=(企业部门债务/企业部门资产)×(企业部门资产/名义GDP)=企业微观杠杆比率×(企业部门资产/名义GDP)。

企业部门资产/名义GDP,即创建名义GDP单位所需的资产规模,在短时间内发生微小变化。基于此特征,我们可以进一步认为,短期内企业的宏观杠杆率和微观杠杆率正在同步变化。降低企业部门的宏观杠杆率是降低其资产负债率。

降低公司资产负债率的最直接方法是减少公司债务的规模。一方面,试图减少新债务的借贷,例如减少工厂建设和设备采购的计划。另一方面,它是为了加快偿还股票债务,包括减少股东的股息,控制各种费用,并优先考虑偿还债务的收入和利润。

在经济繁荣时期,公司盈利能力强,并利用部分利润偿还债务。它不会对实体经济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但是,当经济下滑时,公司的收入和利润相对较小。为了偿还债务,企业将减少投资。从短期来看,它们将进一步加大对经济的下行压力。从长远来看,缺乏投资也将限制整个经济的生产能力。

在2018年上半年,为了促进去杠杆化,政策基调紧张,用于衡量实物部门融资规模的社会融资增长率继续放缓。历史经验表明,社会变革在实体经济中领先半年左右,因此我们看到了2018年第三季度对宏观经济的下行压力。

在这种背景下,企业去杠杆化的政策构想已经过调整,并且没有继续关注减少公司债务。从这次公布的21家企业退市来看,除了限制高负债企业的过度债务融资外,减少企业债务的规定也很少。

相对而言,债转股是降低企业资产负债率的一种手段,同时减少对实体经济的负面影响。它直接将负债转化为资产,实现资产负债率的快速下降。例如,假设一家公司的总资产为100万,负债为800,000。目前,资产负债率为80%。假设200,000债务转换为股票,负债将降至600,000,资产将增加至120万。下降到50%。资产负债率下降后,企业应对风险,扩大生产规模的能力将得到提升,对债务减少等经济不会产生明显的负面影响。

尽管债转股的优势仍然存在,但实际执行过程仍存在许多障碍,限制了债转股的落地。截至2019年6月底,以市场为基础的债转股规模约为2.4万亿元,实际到位资金约为1万亿元。由于现有资本与债转股项目的实际转移之间存在过程,许多债转股项目属于真实股票债券,实现债权转换为债权的规模。股权并不大。

笔者认为,股权投资的专业性,资本占用过剩和社会资金参与不足是促进债转股模式的重要原因。

首先,在目前以银行为主导的融资体制下,中国股权融资模式的发展还不成熟,银行体系内缺乏相关专业人才。在债务融资方面,它更注重公司的现金流,包括盈利能力和再融资能力,而股权投资则关注公司未来的增长。从目前在中国设立的银行债转股公司,大多数公司都被安排从事信贷和风险控制业务人员,以进行债转股项目。这些人员不熟悉股权投资。为了防范风险,他们在开展业务时更加谨慎,要求企业提供最低收入承诺,并指定公司在一段时间后回购股票。这基本上是企业的债务权利。它违反了促进债转股的初衷。

其次,根据现行政策,银行面临债转股并面临高资本占用,这对银行来说并不符合成本效益。商业银行对资本充足率进行了评估。目前,根据上市公司是上市公司,上市公司250%,非上市公司400%,银行债转股的风险权重分为两类。也就是说,如果持有1元人民币的上市公司股份,相当于银行发行2.5元贷款时的资本占用,如果持有该非上市公司的股份,资本占用进一步增加到相当于4美元。贷款。

件相同时,从收入的角度来看,非上市公司的年度股息率需要达到8.68%,这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中是困难的,更不用说那些需要债务的企业了。股权交换。

第三,保险等社会资本涉及债转股。债转股收益率存在较大程度的不确定性,退出期相对较长。这些特征决定了具有长期债务优势的金融机构,如保险,并且是债转股项目的合适参与者。但是,现行政策对保险资金的投资制定了非常严格的规定。无论是通过银行融资还是集体资金信托计划,投资资产的标的资产都不能拥有非上市公司的股权。换句话说,保险基金目前不参与债转股渠道。

要求在今年年底之前完成。

改善和完善相关政策将有助于解决目前推动债转股的一些突出问题。预计将加速一些优质项目。但是,与其他形式的股权投资一样,投资公司的资产和对未来盈利能力的预期是决定项目是否能够结算的最关键因素。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下,相关政策完善了债转股的批量转移,中间可能存在时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的个人观点)

主编:张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