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新闻网

辅仁药业市值蒸发超60% 控股股东股份冻结公告达18份



富仁药业(国防权)后续行动:市值蒸发超过60%。

投资时报

富仁药业的“黑洞资金”逐渐曝光。《投资时报》该发现发现,自6月以来,该公司已集中发行多达18股股份冻结通知,债权人或至少7个省市

《投资时报》研究员李伟

原书资本非常充足,但突然“错过”了1689亿元 - 富辰药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仁药业有限公司,股票代码)证券期货委员会介入后在调查中,其对“黑洞资金”的反省终于取得了新的进展。

8月19日晚,Furen Pharmaceutical宣布资金紧张,营业额有困难。该公司及其子公司的部分债务已逾期。截至2019年8月19日,逾期债务和本金总额为7.76亿元。由此导致的融资能力下降将对公司主营业务的生产和经营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

《投资时报》研究人员指出,截至8月20日(昨日)截止,富仁药业的股价为6.12元,总市值为38.38亿元,是市值总额的最高点(109.38亿元)今年4月10日。它蒸发了64.91%。

更令人担忧的是,《投资时报》的研究人员发现,自6月以来,富仁药业已发布了多达18项控股股东冻结的强化公告,债权人可能涉及至少7个省市。

主要业务受到不利影响

8月19日晚,富仁药业宣布,由于前期建设项目投入大量资金,2018年筹集配套资金的定向私募融资终止,营运资金未及时补充。在2019年,资金紧张,营业额有困难,导致公司及其子公司的部分债务逾期。

截至2019年8月19日,逾期债务本金和利息总额为7.76亿元。这个数字远远低于此前“失踪”的16.89亿元,这意味着目前“资金黑洞”只是“小莲花锐利而尖锐”。

在公告中,富仁制药表示,该公司及其子公司和子公司可能面临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的支付。同时,公司可以为上述子公司和子公司的部分负债提供连带责任担保。承担相应的担保责任,并将增加公司及其子公司的财务费用。

Furen Pharmaceutical还表示,该公司及其子公司正积极与有关各方谈判,包括部分还款和增加担保,以试图达成债务清偿计划。它将加快应收账款的收集和其他筹集还款资金的手段,并向债权人申请豁免或减少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

但是,应该指出的是“上述措施正在传达,尚未形成实质性解决方案。”

《投资时报》研究人员指出,Furen Pharmaceuticals在公告中承认,由于公司债务逾期,公司融资能力下降,资金紧张,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也产生了一定的不利影响。主营业务。

为什么富仁药业如此危险?《投资时报》以前,它一直在跟踪,并且在不久的将来发布了三份报告。如果你想澄清由分红“酷”引起的“Breaking Thunder”剧,你需要回到7月。

7月15日晚,富仁药业宣布计划于7月22日发行2018年度现金股利,总金额为62,715,800元。数据显示,公司2019年末的货币资金为18.16亿元。但是,股息仅存在96小时。 7月19日晚,Furen Pharmaceutical表示无法按原计划发放现金股息。

随后,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出第一封询问函,询问未能及时转移现金股息的具体原因。

令人惊讶的是,上海证券交易所闪电查询的现实 - 7月24日,富仁药业回复称,截至7月19日,该公司及其子公司仅有总现金1.27亿元,其中限量金额为123金额百万元,无限制金额仅为377.77万元。

在不到四个月的时间里,富仁药业的现金总额减少了16.89亿元。

让投资者更加惊讶的是,对于第一季度末的实际资金以及资金的变化和流动,富仁制药表示需要进一步核实。也就是说,富仁药业本身并不清楚大约16.89亿元。怎么消失

对于Furen Pharmaceutical的这种狡猾的回复,上海证券交易所在短短三小时内发出了第二封询问函。

此后,7月26日,富仁药业已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由于涉嫌违反法律法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Furen Pharmaceutical进行调查。

18股股权冻结公告

根据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富仁药业集团的控股股东富仁药业集团(以下简称富仁集团)持有该公司45.03%的股份,该公司与北京凯瑞特投资中心合作(有限合伙制)。 3.91%。 Furen Group是Furen Pharmaceutical的控股股东。

数据还显示,富仁集团是富仁科技控股(北京)集团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朱文臣持有富仁科技控股(北京)集团有限公司97.37%的股权。 Furen Group和Furen Pharmaceutical的董事长Wenchen也是Furen Pharmaceutical的实际控制人。

《投资时报》研究人员梳理了最近披露的Furen Pharmaceutical的披露,并发现自6月以来,在短短两个月内,该公司已集中发行了多达18股控股股东冻结公告。

相关公告显示,富仁药业集团所属的富仁药业有限公司先后被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河南省开封市金明区人民法院和人民法院审理。安徽省合肥市崂山区区人民法院,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福建省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人民法院,郑州市人民法院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河南省中山区,河南省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广东省珠海市横琴新区人民法院,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郴州市荔城区人民法院,安徽省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北京市部分或全部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和河南省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等待冻结。

从发布执行裁定的法院分布来看,富仁集团的债权人分布在至少七个省市,其中河南和北京集中。

《投资时报》研究人员指出,到目前为止,8月17日公布的最新股权持股冻结通知显示,Furen Group持有的Furen Pharmaceuticals 45.03%股权已被100%冻结。然而,Furen Pharmaceutical尚未披露控股股东持股被冻结的具体原因。 Furen集团参与了哪些争议?外面的世界暂时不为人知。

截至8月20日,富仁药业对上海证券交易所第二封询价的回复尚未披露,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调查也在进行中,将揭开“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幕后花絮”的序幕。 Furen Pharmaceuticals的电视剧。等一段时间。

主编:张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