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新闻网

为啥说当当是最大赢家

?

冲动是魔鬼,李国庆,请冷静下来。

Dangdang.com今天早上发布了《当当致国庆的公开信》,以所有当当网人的名义建议李国庆“冷静,当当网想要你的爱”。

文章还提到当当网正处于商场庆典和双11期间,李国庆的“冲动”行为可能会干扰当当网的备战。

官方声明发布后,吃瓜的网民很快给出了准确的翻译,‘当当网向我吐露:当你的孩子真的太难的时候,’‘当你和你的妻子在家哭哭啼啼的时候,我们是一个团队,即使我们太忙,我们也要擦你的屁股!’.

李国庆扔杯子谴责妻子鱼雨利用“阴谋”将她赶出家门的事件不能原谅她。10月23日,鱼雨亲自从现场抓抓李国庆的脸,揭露了后者在私生活中的秘密,如“说谎”、“同性恋”和“梅毒”。接下来是李国庆的多轮持续回应,驳斥谣言,揭露真相等。几天来,这两位前模范企业家之间的纠纷一直是娱乐圈和科技界的头条新闻。

旁观者都累了,夫妇俩的瓜依然一个接一个,丝毫没有松懈的迹象。

李国庆和鱼雨自然都遭受了损失,潘石屹和张欣夫妇也放下了枪,但当当赚了足够的钱。

当当网可以被称为社交媒体关注度或产品的赢家。甚至市场也不缺乏阿里和京东在“双11”期间都拿出了这么多营销预算的观点,但当当网只用李国庆鱼雨的两张嘴就抢走了风头。

数据证明了这一点。

百度指数

百度指数显示,自10月23日以来,当当网关键词搜索指数在个人电脑移动终端上飙升。

据:麦琪数据

麦琪数据监测也显示,同期,当当网IOS版本在苹果应用商店的下载排名上达到了一个新的水平。此外,下载量也大幅增加。

根据阿列克谢网站

阿列克谢网站排名给出的数据,当当网“当当网”网站过去两天的日均紫外线和光伏也在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当当网在10月23日推出了最新版本,增加了很多推广活动。也是在那天晚上,鱼雨走出来评论李国庆的朋友圈,透露了许多有力的材料。

点的巧合不可避免地导致了市场营销中的猜测。10月24日上午,当当网发布微博称,该店没有狗血,只有书籍。当你路过时,不要错过“商店庆祝开业”的促销活动。

杠杆营销有很强的意义。

的确,当当网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么大的声音了,它在互联网上的主流视觉已经沉寂太久了。

一旦提到国内电子商务行业,最受谈论的是天猫双十一、京东618和苏宁818。人们几乎忘记了还有一个叫当当网的电子商务网站。李国庆鱼雨和他们的当当网似乎已经淡出公众视线。

想知道,说到资历,Dangdang.com于1999年正式推出。同年,马云创立了阿里巴巴。当时,没有蝙蝠三只独角兽。后来被李国庆评价为“笨、大、黑、粗”的刘董强也在中关村设立了一个摊位。

然后,2010年12月,Dangdang.com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在上市首日,其股价较发行价上涨86.94%,很快达到每股36.40美元的峰值。李国庆玉宇价值超过10亿美元,非常漂亮。

上市是巅峰。

在美国上市的成功并没有让当当走上通往马平川的道路,而是让风险投资看中了这条道路,增加了市场竞争。当当网的市场地位最终被不断烧钱的JD.com超越。它的市场价值被严重降低到只有5亿美元。此外,当当网错过了许多被巨人收购的好机会。最后,当当网在2015年选择私有化并退出市场,逐渐边缘化并退出互联网主流舞台。

如果拥有创始人头衔的李国庆并不总是热情洋溢,当当网真的没有什么存在感。即使在私有化和HNA收购失败后,当当网的运营也趋于健康,每年可以贡献大量净利润。

一个事实是当当网目前是一家高质量的电子商务公司。

除了当当网在李国庆鱼雨夫妇下一次分手期间的交通浪潮,以及当当网利用交通曝光窗口的促销宣传浪潮之外,当当网还公布了其对外产品的财务数据:当当网2018年销售额为116亿元,营业利润为4.7亿元。由于良好的资本状况,2019年的营业利润估计为6.1亿元。财政收入将再贡献1亿元。当当没有债务。尽管鱼雨过去也公布了当当网的一些利润数据,但显然没有引起轰动。

发布金融数据的逻辑自然是为了吸引资本市场的注意力,这并不难理解。无论是从当当网的发展角度,还是从随后电子商务平台的市场竞争角度,当当网都必然会开展新的资本运营。更重要的是,于玉本就是其中之一。

据简单估计,基于近年来已经完成或正在a股市场实施的在线电子商务公司静态市盈率超过40倍的标准,当当网2018年的利润为4.7亿英镑,当时估值约为200亿英镑。今年利润为7亿元,估值明显进一步提高,高速增长的趋势也非常明显。

从资本市场的角度来看,当当网将是一个高质量的投资目标。毕竟,在过去的两年里很难找到风口。市场上热钱投资的大多数项目都被证实是一个陷阱。孙正义不是这样,有苦难。

然而,从创始人及其配偶的眼泪中收集的信息不仅给当当网提供了一个强有力的展示窗口,还带来了一些负面的公众赞扬。

产生投资利息的资本将考虑当当网可能的股权斗争。

在工商信息方面,北京当当柯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股权变更发生在2018年7月。从那以后,鱼雨俞持有第一大股东64.21%的股份,而李国庆持有第二大股东27.5%的股份。同时,还有两家企业集体归当当管理。根据李国庆的说法,鱼雨相当大一部分股权归他的儿子俞戴宇所有。

李国庆认为当当网是由他创建和管理的。鱼雨要求他接受25%的股份,和平离婚。然而,他拒绝同意,并要求平分股份。

在互联网行业,创始人及其配偶离婚并争夺股份的情况并不少见,这最终导致公司错失资本运营的绝佳机会,并输掉未来的官司。李国庆和鱼雨之间的股权之争,尽管不影响当当网的正常公司运营,但也给其未来可能的资本运营蒙上了阴影。

而且要和这对夫妇合作,也要考虑。一个是李国庆,他热爱射击,总是制造麻烦,拒绝失去当当网创始人的头衔。这是一枚不稳定的炸弹。在刘董强之前的性侵犯案件中,李国庆的嘴对当当网影响很大。当时,当当网官员要求李国庆在微博上删除其创始人的标志,但后者坚决拒绝。另一个看似宽容但却牢记在心的问题是,当时机成熟时,歇斯底里爆发了,私人生活等隐私被作为一种武器分发出去。他们不是普通人。

此外,当当网的品牌形象也因为两人的撕扯而遭受了一定程度的损失。

据:数字品牌列表

根据“数字品牌列表”监测研究,当当网高层混乱的印象可能已经印在许多用户的脑海里。观察期内,当当网反演组高达46.81%,而同期全网平均反演率仅为12.94%。自10月10日李国庆“倒杯”以来,数字品牌的价值经历了跳水式的下跌。截至10月23日,当当网已经损失了近500万数据库,其中微信的数字品牌价值甚至降至-数据库。

说一个最直接的体现,现在的你,还能正视当当标志吗?

来源:人工智能蓝色媒体交易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