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新闻网

中美欧竞争数字行业标准制定者:抢占先发优势

?技术:美国,欧盟和中国如何竞争制定行业标准)

网易科技讯7月30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只要是数字经济新规则的开发者,就可以利用第一招。美国,欧盟和中国正在竞争成为行业标准制定者。中国如何试图提高其在国际电信联盟,IEEE和3GPP等全球技术标准组织中的影响力?美国和欧盟是如何反击的?

以下是翻译:

多年来,中美两国政府和竞争公司之间为控制数字经济的标准和技术而进行的斗争已经急剧升级。今天,这场争端的第一线已经从建立市场主导地位扩展到制定行业标准,然后扩展到影响监管。

但美国和中国并不是这场比赛中唯一的球员。尽管科技产业发展乏力,但作为第三大贸易大国的欧盟仍然雄心勃勃,并希望成为规则制定者。欧盟官员私下认为,与“布鲁塞尔效应”一样,欧盟对汽车,化学品和食品的监管已在全球范围内采用,因此欧盟的监管程序也将在塑造全球数字经济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正如欧盟生产电动汽车的动机对特斯拉而言对大众汽车更有帮助,欧盟最终可能会在不生产许多产品的情况下为国际数据领域提供标准。

围绕技术和标准的竞争变得激烈,中国似乎特别有兴趣实现与“布鲁塞尔效应”相同的影响力。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在去年的物联网报告中直言不讳地说,“中国将技术发展视为决定性的战略资源,并认为关键技术在其他国家的控制之下是一个战略劣势。”/P>

在现代贸易中,制定标准和规则的先发优势可以为公司提供强大的优势。随着公司高管与政府密切合作,中国采取了积极主动的多管齐下的战略,将标准推向世界。

一位欧盟官员表示,中国已经从3G的经验中吸取了教训。当时,中国制定了自己的标准,但没有人使用它。因此,美国和欧盟利用了创新的优势。这位官员指出,“这一次,他们意识到他们无法将自己与世隔绝。”

中国政府打算在自动驾驶汽车,共用自行车,支付系统和人脸识别等领域建立国内大众市场。积极的出口也促进了海外技术的发展。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本月告诉《金融时报》该公司正在寻求主导物联网,利用中国庞大的制造业为企业开发芯片和软件,并将工厂连接到互联网。 “如果每个人都支持物联网标准,他们会选择投票支持我们的标准。”他说,“华为的美国竞争对手高通公司尚未对物联网进行过大量研究,我们已做了大量研究。”/P>

中国政府和公司已采取积极措施,扩大其在国际电信联盟(ITU)和国际标准化组织(ISO)等组织中的影响力。国际电联负责制定电信行业标准,ISO为许多不同的技术领域制定标准。国际电联现在有一位来自中国的主席,几个主要委员会也有几位来自中国的代表。中国公司还参与了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IEEE)等行业组织,该组织开发了无线和集成语音/数据系统等技术规范。

2d2ac2a71b8b45229c2601b811040ae2.jpeg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表示,华为正在寻求主导物联网。

中国政府经常利用这些组织来推动该国制定的标准。例如,在人工智能领域,它已在工业和信息化部下属的中国电子标准化研究所建立了标准。从那以后,它一直在努力推广其在ISO人工智能委员会的另一份白皮书中开发的模型。

早在特朗普成为总统之前,美国就担心中国领先的技术基础设施和标准。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的物联网报告呼吁美国在标准制定机构中更加积极。

目前尚不清楚中国在技术标准方面的积极行动将带来多少。一位驻日内瓦的行业说客说:“国际电联一直在积极推动自己成为整个联合国监管体系的主体。但标准机构采用的技术标准总是自发的。“他说,中国已在国际电联技术小组中提出。许多标准,但其他政府,包括美国和英国,越来越多地声称他们不遵守特定规范的说法。

同样,瑞典国际事务研究所(智库)关于全球标准化机构(包括ISO)的报告发现,积极投入并不能保证成功。该报告的作者Bjorn Fagersten指出,“中国大部分关于新工作项目的建议都很早就完全被拒绝了。许多提案质量很低。“

5edfc48a9b2b492db171796d5b80631a.jpeg

5G的基本技术已获得不同国家许多公司的专利。

该公司在创建移动网络方面几乎不可或缺。 5G的基本技术已获得不同国家许多公司的专利。每个国家都依赖其他国家的知识产权,从而形成一种粗略的平衡。华为拥有该技术最多的“标准基础专利”,但欧洲的诺基亚和韩国的三星紧随其后,高通排名第六。

在特朗普发表声明后,IEEE禁止华为员工审查有关技术规范的研究论文,包括关键的802.11 WiFi标准,但在获得法律建议后,该协会改变了主意。另一个业界领先的标准机构3GPP警告说,将华为列入黑名单可能会导致5G标准的分离和数字经济的分裂。尽管美国政府和情报机构施加了巨大的外交压力,但许多欧盟国家仍允许华为的设备进入至少部分新的5G网络。

事实上,欧盟有一个更微妙的策略来限制中国。欧盟委员会确实担心华为等公司的安全影响。但它的回应涉及调节技术的使用方式,而不仅仅是制造技术的公司。欧盟官员表示,从长远来看,欧盟更谨慎的做法将更多地抑制中国建立全球技术优势的企图,而不是美国的对抗战略。

例)。欧盟决策者表示,无论中国在技术发展方面取得多大成功,其对隐私和数据保护的态度都阻碍了中国的发展。如果世界真正分裂成不同的技术和数据领域,GDPR可以为中国大部分地区制定规则。欧盟官员表示,“GDPR意味着全球数据经济现在可以成为现实。”

例如,在巴西,尽管该国正在从中国引入面部识别技术,但这些技术的使用可能受到隐私法的限制。去年通过了隐私法,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GDPR。

尽管中国公司历来能够获取大量国内个人数据来开发产品,但这种模式很难复制到国际市场。 GDPR等法规限制了公司向海外收集数据的能力。

主导中国市场的公司有时很难走向全球。微信在中国智能手机用户中的渗透率超过80%。微信支付近年来极大地推动了国内移动支付的普及。

但在发达经济体,微信的渗透率要小得多。英国工业协会techUK的Giles Derrington说,“如果你使用中国数据来了解欧洲消费者的习惯,那么你只能走这么远。”

在欧盟,通常是监管机构而非竞争对手阻碍中国的发展。例如,Mobike正在利用其在国内市场开发的技术来满足欧洲对共享自行车快速增长的需求。但鉴于该公司将数据传输回中国(需要用户明确同意),人们已经担心可能违反GDPR。去年12月,德国数据监管机构宣布调查Mobike自行车的数据传输行为。该公司表示完全符合GDPR。

除了GDPR,欧盟还在人工智能伦理方面建立了领先地位。德林顿说:“中国是人工智能研究领域的全球领导者。但将其出口到世界将面临挑战。”

如果技术领域的主要力量在标准上存在分歧,那么将会向其他国家推广其首选模式,特别是在亚洲的大型新兴市场。在任何一个国家,争夺主导地位的斗争可能涉及中美竞争技术和欧盟数据保护体系之间的三方竞争。随着特朗普试图将中国赶出美国数字产业,目前围绕技术标准和隐私的斗争已经产生了重大的全球影响。 (乐邦)

end_tech.png网易科技报道

王凤芝_NT2541